read

話說幾年前有個部落格叫「爵士道 (Jazztao)」,雖然生性散漫的只寫了三、五篇文章。最後還因為閃神不小心砍掉整個 Google 帳號而從此沉沒。但有時想起還是會好奇著:「要是那時繼續寫下去,會是怎麼樣子呢?」

在那個沉沒的部落格裡,我最懷念的一篇是叫:「二十分鐘,弄懂爵士樂在搞什麼鬼 - 談爵士樂的進行模式與即興。」想說就試著從這裡再接關看看吧。

那篇文章是這樣開始的: 先想像一個賽車跑道。電視上看過的也好,遊戲裡玩過的也好。就是那種有直線,也有很多轉彎的長長柏油路賽道。照慣例也總會有個黑白方格交錯看板的起點/終點。


而對爵士樂手來說,這個跑道的一圈,長得像是這個樣子:

這張樂譜寫上了主旋律,以及每個小節的和弦。範例中這首 Autumn Leaves 應該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曲子。我在 Youtube 上找了個很有名的版本放在底下。而在你開始播放之前,要提醒你兩件事情。第一是底下的文章會有很多 分:秒 的時間標記。看見時記得回頭瞄一下播放器,留神聽聽看那些時間點前後的聲音有什麼不同。


剛開始是前奏,鋼琴、Double Bass 跟鼓。 Saxphone 一句一句,像是賽前的暖身。小號加了一些刺刺的聲音。00:54,開始從起跑線,也就是樂譜的第一小節出發了,小號奏起你熟悉的旋律。到 02:01 時,樂譜已經跑到了盡頭。但這只是第一圈而己,對爵士樂來說,故事才正要開始精采。

跟賽車一樣,鼓、Double Bass 跟鋼琴回到樂譜的起點,將相同的和弦進行再重覆一次 ( 上方的 Am7D9是所謂的和弦。和弦的組合順序稱之為 “和弦進行” ) 。而樂手中,會有一個人跳出來開始「即興」。

所謂的「即興」,就是在這些和弦進行裡,當下想出另一條可行的旋律線。樂理上來想例如 「Am7 - D9 - GMaj7 可以處理成 II-V-I」,雖然原理上是這樣,樂手計算的速度得要比說這句話的時間短上許多。大家也會試著探索更刺激,更有趣的聲音可能性。故意繞到和弦邊邊,弄出很不協調的聲音再接回來。大概就是「賽車時壓上山路的水溝蓋超車」那麼一回事吧。「怎麼會想出這樣的聲音呢?」在爵士樂裡,是再好不過的稱讚了。

一路開到03:11,Saxphone 手 Cannonball Adderley 還沒玩過癮,繼續再跑一圈。旋律又跟上一圈完全不同。一開始是高低音大跳躍的句子,中間用了許多切分音玩不一樣的節奏。最後再來很多快速的長短句。

曲子走到 04:21,小號手 Miles Davis 接手。不像 Cannoball 那種快速的句型,他的語法比較不慍不火,卻總是能在棒的要命的時機丟出難度很高的句子。05:30又是第二圈,長音加上許多的短句。起頭聽起來很像原來的旋律,繞個彎卻又是另一番風景。

鋼琴手 Sam Jones 在 06:40拿下接力棒,開始這首曲子的第六圈。在很像原曲句子的變奏裡,把腳偷偷踩出線,又漂亮的踩回來。

07:46,結束了各自的炫耀時間,大家回到主旋律再跑上最後一圈。08:30鋼琴手在半圈的地方意猶未盡般獨奏了一小段。08:57曲子跑完,又用前奏的和弦多跑了幾個小節的尾奏才結束這首曲子。

那麼故事就是這樣了。除了早期 Big band 時代之外,四零年代中期的 Bebop 樂手們開始確立了這種「樂曲只是載具、即興才是本體」的競技,這個格式便成為爵士樂的慣例。要分辨「爵士樂」或是「具有爵士風格的流行樂」,看看是不是在兩個「主旋律」間,夾了「整數倍長度的即興」,就是一個很好上手的判斷方式。

試著去 Youtube 上找找看其它的 Autumn Leaves 版本。或是看看影片那張封面圖,找找那些樂手的名字。在那些名字或是曲名背後,有著無數有趣的聲音等著你去發現。

剛剛在放音樂之前,說過要提醒兩件事。那麼第二件事情,就是這張叫 “SOMETHIN’ ELSE” 專輯的每一首都很好聽。記得去買。


後記: 這篇文章在我的草稿夾裡躺了一年。外頭下著大雨,想到就信手改一改發了。如果有想到什麼好的切入點,就再看看有什麼可以寫的吧。

廣告: 我的朋友華勁,六月底會在台中開課講 紐約爵士現在在搞什麼

廣告 Part II: 明諺新專輯的巡迴表演,從明天晚上台北 Sappho 開始。

Blog Logo

taiansu


Published

Image

Tai-An Su

So Wrong, It's Right.

Back to Overview